笔趣阁 > 我花开后百花杀 > 第651章:那是无解之毒

第651章:那是无解之毒


  萧长卿深吸一口气,这对夫妻可真是……一丘之貉!
  用人从未有个求人的态度,也从不给被用之人拒绝的机会。
  偏生眼前这事儿他还真推脱不得,萧华雍十有八九就是假病,装病这世间就没有比萧华雍更驾轻就熟之人!
  也不知这夫妻俩又在捣鼓什么阴谋诡计,无论如何,萧华雍病倒不能操劳,萧长彦又是戴罪之身,眼下就只有他身份最尊贵,他这个时候不挺身而出,都不配亲王之荣!
  “喀喀喀……”萧华雍一阵剧烈的咳嗽后,勉勉强强吃力地开口,“五兄……”
  眉心一跳,迟迟不表态的萧长卿不得不上前:“太子殿下,臣在。”
  “赈灾之事,劳你……喀喀喀,费心!”
  “臣领命。”天高皇帝远,这会儿太子储君就是君,他们都是臣,只能听命。
  萧长彦的目光在沈羲和与萧长卿的身上扫了个来回,眉宇间有一丝阴郁一闪而逝。
  “殿下不宜受扰,你们既然都探望过,城内尚有不少事需得安排,你们且退下吧。”沈羲和冷着脸下逐客令。
  萧长彦与萧长卿只得一起告退,二人出了门,离开院子,迈入通往大门的风雨走廊,萧长彦忍不住道:“五兄,五嫂仙逝已有三载,五兄可有打算?”
  萧长卿脚步一停,他转头目光平静看着萧长彦,不明白萧长彦忽然关心他的个人之事是什么原因,饶是他心思敏感,也没有第一时间猜到萧长彦是怀疑他与沈羲和有什么暧昧。
  而是在想萧长彦是否想要与他联手,打算给他送个美人,亦或是牵一段姻缘。
  眉目就冷冽下来:“八弟,九弟已被赐婚,来年便能大婚。你尚且没有着落,为兄如何能让你操心?”
  只差没有直接说,你自己都没有娶妻,就多管闲事到兄长头上了。
  萧长彦听了越发觉着萧长卿这是在逃避。
  是的,他开始怀疑沈羲和与萧长卿关系匪浅,倒不一定是有染,或许是真的两人已经联手。
  先前幕僚就曾这般推测,这一次沈羲和带着萧华雍出门一趟,萧华雍就感染了这么重的风寒,他都不在乎赈灾这个山芋烫手想要揽回来,沈羲和却顺势推给了萧长卿。
  他不得不觉着,沈羲和怕是故意带着萧华雍出去,感染了风寒,正好让她与萧长卿拿到赈灾的大权,沈羲和肯定是有法子弄来粮食,这个功劳不愿意给萧华雍,就给了萧长卿。
  若非二人关系匪浅,沈羲和何须这般费尽心思为萧长卿筹谋?
  只能说这是个美好的误会,也不能怪萧长彦会想歪,因为他便是想破了头,也想不到沈羲和之所以推到萧长卿身上,是因为萧长卿知晓她与萧华雍的真面目,萧长卿没有要与他们夫妻翻脸的打算,就会顺着他们夫妻而为,这件事情让萧长卿插手,基本就是担个名头。
  实际发号施令的就是自己,且萧长卿会很配合,要不是为了不落把柄,和萧长彦据理力争,沈羲和是不会让萧长卿出个名头。
  毕竟她只是太子妃,若直接她来下令,萧长彦要是反对,地方官员肯定支持萧长彦。可若是萧长卿则不同,地方官员会轻视太子妃,却不会轻视信王。
  “是弟弟僭越了。”萧长彦拱了拱手,就大步离去。
  萧长卿抬眼看着他消失的方向,皱眉沉默了片刻,转身往自己的院子而去。
  “太子殿下身子如何?你方才何至于如此失态?”萧长彦回到了县衙,只留下了自己的幕僚,对于幕僚的城府他极其了解,不应当露出那样的神色。
  “殿下,太子殿下是真的命不久矣。”幕僚克制住颤声道。
  萧长彦蓦然盯着他,抿唇不语。
  “殿下,属下随着先生学艺之时,有次扬帆出海,不慎遇到风浪,到达西域之外一个神秘之地,那里有着许多我们未曾得见的奇花异草,多为有毒之物,其中有一种毒,极其刁钻,它像蛊虫,入了人体会蛰伏起来,日渐折磨,日益蚕食,直至令人油尽灯枯。”
  沈羲和与萧华雍都想不到,萧长彦这个幕僚见过萧华雍所中的毒。
  “你是说……太子殿下身中这种奇毒?”萧长彦明悟过来。
  幕僚颔首:“这毒不仅刁钻更是霸道,中了这种毒旁的毒就再不能近身,但它却也是无解之毒。”
  这种毒中了就会百毒不侵,却无药可解,一旦毒素浸透,就是死期。
  他的先生对这种毒很是感兴趣,特意带了一些回来钻研,经过反复钻研,确认是无解之物。
  “太子殿下中毒多久了?”萧长彦有一瞬间怀疑萧华雍中的毒可能是沈羲和所下,目的就是不着痕迹除掉萧华雍。
  “属下无从判断,这毒虽然无药可解,但毒发的速度极其受影响,体健之人,亦或者有杏林圣手时常调理抑制毒发,也会有成效。”幕僚摇首,“属下只能断定太子殿下身体亏损极其严重,哪怕是再如何抑制,也至多不过两年,便治无可治。”
  沉默了许久,萧长彦才问:“当真药石无医?”
  这一刻,萧长彦说不出心里的滋味,他有心帝王,是因为他早早就知道太子无缘帝位,他一直以为太子是体弱,现在却发现太子并不是天意,而是人为。
  他心里有种同为帝王天家子的悲凉,倒也没有多少喜悦,因为太子在他的认知里,就是个早夭之人,这个结果并没有意外,只是方式有些不同罢了。
  “先生钻研十数载,都未曾寻到解药。”幕僚如是回答。
  “此事日后莫要再提,你也权当不知太子是中毒。”萧长彦收拾好情绪叮嘱,当下便道,“太子中毒应当与沈氏无关,但沈氏极有可能也知太子身中奇毒,她与五兄或许真如你所言,早已结为同盟。”
  既然早就知道萧华雍命不久矣,那肯定要给自己寻找到最好的退路。
  萧长彦从未想过沈羲和是打算没有了萧华雍,也要单枪匹马与他们一争高下。


  https://www.biqiugege8.com/book/13772/107987581.html
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biqiugege8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iqiugege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