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我花开后百花杀 > 第640章:萧华雍绝非长寿之人

第640章:萧华雍绝非长寿之人


  “王爷是觉着何处不妥?”幕僚沉思了片刻,细细想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,觉着是信王主谋无疑,不过萧长彦的谨慎让他折服,他便有此一问。
  剑眉微拧,眼瞳微沉,萧长彦有些困惑道:“五兄所为,目的为何?令我困惑。”
  如果这一切都是萧长卿所为,那么从泄露太史监预测的降雨日子再到后来种种,他的目的是什么?
  仅仅只是为了让他陷入混乱,完成不了陛下指派的任务,落下一个失职之责?
  这未免过于牵强,要知道从散布谣言,可得安插不少人来此,如此费时费力,只是给他使点小绊子?且他自问自己不是无能之辈,萧长卿也不应该将他视作无能之辈,就应该明白这些小手段,他能够轻易化解。
  既知他能够化解,还耗费如此之多的人力来达成,除非萧长卿是个傻的!
  显然,萧长卿就不是个傻的,那他泄露太史监降雨的日子,极有可能是其他目的,并非针对他。
  萧长彦的话,让幕僚也是一怔,先前没有留心这些细枝末节,如今仔细一想,便觉着萧长彦所言甚是有理,他心中也费解不已:“可泄露太史监预测之言确然是信王之人。”
  这一点是毋庸置疑,他们秘密调查了许久,且分外谨慎地求证过。
  “临清镇递来消息,跟上那对寻亲的夫妻之人都被灭口,杀人手法是信王暗卫独有。”幕僚又补充一句。
  这种武器,他们在安南那些年一再探究,至今都没有探究出来是用何物研制而成,倒是弄出了不少像是之物,但他们也都在敌军和死囚上试验过,杀人后的痕迹与之总有差异。
  正因为他们探究过,所以对伤口记忆深刻,尸首已经运到他们这里,他们看过也笃定这就是信王暗卫所为。
  “那对夫妇若是五兄之人,为何要故意现身,引起我们的人注意?又为何毫不遮掩,用了隐秘之器?”萧长彦反问。
  幕僚自有一套设想:“王爷,太子体弱,用不了两年便……这大宝王爷与信王才有一争之力,信王或许是故意而为,便是想要以暗卫引王爷影卫,痛痛快快一决雌雄!”
  听着好似合情合理,萧长彦却断然否决:“不,五兄确有如此魄力与行事之风。然,时机不对。”
  他的二哥不是无心之人,三哥看着倒是安分,却有个不安分的三嫂。
  “王爷说的是昭王与代王?”幕僚语气轻视,“这二人不足为惧,信王与王爷只需要决一高下,便是乾坤大定。信王选择此次借由登州天灾发难,属下私以为是天赐良机。”
  幕僚思忖片刻后,迎上萧长彦投来的目光,继续道:“陛下正值壮年,太子却时日无多,谁也不知大宝之位还有多久才能从陛下手中接过。等到陛下日薄西山再来一场龙争虎斗,不仅折损更大,且赢了名声亦有碍。”
  不若这个时候在这里一决高下,死了也是死于“天灾”,没有背负上为了帝位,不惜受人手足的污名。
  现在将萧长彦折了,朝中再也没有敌手,等到太子薨后,早早登上东宫只为,蓄势待发,哪怕陛下长寿,亦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何必做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亲王苦等遥遥无期之日?
  幕僚的话也不无道理,但萧长彦始终有些顾忌:“舅父死于西北,东宫太子妃已然手握宫权,与陛下公然争锋相对,来势汹汹,绝不可等闲视之。”
  萧长旻和萧长瑱,其实他都不放在眼里,萧长卿也一样,幕僚这一点没有说错,可对沈羲和,这个不曾多做了解的七嫂,萧长彦在东宫特意去拜访了一次。
  她端庄高雅坐在萧华雍的身边,不曾抢过一句话头,表面上看起来与寻常内宅女郎一般无二,都是以夫为先,可她只是静静坐在那里,他却半点没有看出依附之姿。
  若说她牝鸡司晨,把持东宫,压迫太子,感觉又不像,可要说东宫她不能全权做主,萧萧长彦也是不信,故而太子夫妇给他的感觉很复杂,从未在其他人身上看到过。
  另一则,沈羲和的身份,无论是谁最后坐上帝位,都不可能再容许沈氏在西北昌盛下去,这一次沈氏大错突厥,却故意不把突厥覆灭,就是忧心飞鸟尽,良弓藏。
  但突厥已经对沈氏没有任何威胁,也仅仅只是对沈氏,若把沈氏一族撤下来,换了旁人,哪怕是他亲自去,也未必能够压制得住看似强弩之末,苟延残喘的突厥,说不准还能让被沈氏压得喘不过气的突厥看到希望,奋力一发,流转局势。
  这就是为何陛下到现在不敢轻易收沈氏兵权的缘由。
  太子妃要保住西北,只有一个法子,把持朝政,指点江山。
  他想,这也是太子妃为何选择嫁给病弱的太子之由。
  也正是因为沈羲和如此的强势,行事如此有章法,就连陛下都不放在眼里,她身处的位置,又容不得她半分退让,故而她义无反顾选择嫁给了萧华雍,萧华雍的命不久矣,才更让萧长彦乃至祐宁帝信服。
  若非笃定萧华雍命短,沈羲和如何敢嫁?
  萧长庚曾对萧长彦说萧华雍对沈羲和极为痴情,萧长彦对此嗤之以鼻,他身为儿郎,尤其是胸有豪情万丈的儿郎,更清楚儿郎之志在何方!
  儿女情长如何能够抵得过万里山河?
  哪怕是他再对一个女子倾心,也容不下自己的枕边人拥有随时能够让他一无所有的庞大势力,不啻于卧榻之侧酣睡孟虎,随时都是玩火自焚。
  沈羲和既然谋略极深,甚至已经与陛下撕破脸,那就是对至尊之位势在必得,她不可能轻易下赌注,天真的以为靠男女之情,就能束缚住萧华雍。
  由此来断,萧华雍绝非长寿之人。
  “我能看出太子妃的野心,五兄也能,但他却对太子妃视而不见,反而选择此时与我争锋相对,实在有违常理。”


  https://www.biqiuge8.com/book/13772/108147334.html
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biqiuge8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iqiuge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