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我花开后百花杀 > 第536章:你是世间最好

第536章:你是世间最好


  凤嘴衔珠,长至耳垂的珠链摇曳,晃动出一圈圈光晕,映衬着她风华无双的容颜,令萧华雍忍不住流出迷恋的目光。
  沈羲和却没有注意,她全部注意力都被萧华雍言道迟早要与景王一战所吸引:“看来,景王殿下也是不甘屈于人下之人。”
  皇太子与皇子之间,非要闹到兵戎相见,只能是皇位之故。
  “身为皇子,学得文武双全,几人能不生出野心?”萧华雍其实很能理解这些哥哥弟弟们,换作他是皇子而非储君,也未必肯臣服。
  沈羲和也能理解,这也算作一种上进之心,况且自身德才兼备,聪慧绝伦的皇子,若无心皇位必然事出有因,只能是有更重要之物在他看来比皇位更值得他去追逐。
  “陛下目下更看好景王殿下?”沈羲和转头扬起下颚,抬眼看着萧华雍问。
  这个问题倒是把萧华雍给问难住了,他垂眼思量了片刻后道:“呦呦,我与他有杀父之仇,他诸多行为手段,我都看不上眼。可你要说他看中谁做继承者,我还真摸不透他。”
  祐宁帝是个极其奇怪的君主,他并不在乎谁能够杀到最后成为胜利者,他看重的是他个人在位的功绩,他能不能成为万人歌颂的一代明君,只要不是亡国或者被乱臣贼子篡位,哪个皇子登基称帝,他似乎都能接受。
  萧华雍甚至隐隐觉着,哪怕是自己,只要不在他在位期间出格,他都能接受自己登基。这或许就是祐宁帝能够坦然接受他成为皇太子的原因之一。
  沈羲和错愕,她双眸微睁,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萧华雍。
  被她可人的模样逗乐,萧华雍忍不住俯下身迅速碰了碰她的双唇:“是否觉着难以置信?这些年我一直在揣摩陛下的心思,当我得出如此结论,我亦是自我怀疑。”
  “陛下可真是个奇人。”沈羲和都忍不住叹一声,这样的人若是让她去揣摩,只怕是捉摸不透,她看向萧华雍的目光更是由衷钦佩,“识人看人,我不如你多矣。”
  “呦呦自有一套算计人心之法,我胜你之处,不过是这些年多走了些地方,多看了些人罢了。”只是赢在了阅历之上。
  沈羲和忍不住低头抿唇笑了,她其实觉着自己诸多不足,可萧华雍眼里的她,真是白璧无瑕,哪怕是她的短处,他也有无数个理由来解释其合情合理。
  “莫要怀疑,在我眼里,你是世间最好。”萧华雍双手捧着她的头,虔诚地在她眉间花了花钿之处深吻一下,“我要离去了,过两日我便能正大光明伴你左右。”
  引着陛下之人的替身,已经出了凉州,再赶两日的路程自然就到了西北王府。
  萧华雍心中不舍,走得却极其干脆,稍有迟疑他就怕自己迈不开腿,舍不得离开她。
  沈羲和看着他翻船离去,忍不住站起身,走到窗户边,看一看他到底是如何来去自如,而不被西北王府的护卫发现。
  等她立在窗边,才发现她的院子是后院,是巡卫最为薄弱之地,而巡卫之所以薄弱,一是男女有别不能冒犯她,而是都知晓她身边的婢女个个精通武艺,墨玉更是在军营里能够撂倒不少勇士,但凡有人闯入进来,必然要惊动守着沈羲和屋子的墨玉,然后是轮值的珍珠和碧玉等人。
  要想对沈羲和不利,比对世子不利还要难,因为首先得穿过重重巡卫抵达后宅,再要同时躲过墨玉和珍珠等人的双重防护,却偏偏漏了一个萧华雍。
  避开巡卫这是他所擅长,到了沈羲和这里,只要沈羲和没有吩咐,自家姑爷爬窗,墨玉只当没看到。
  低头失笑一声,沈羲和吩咐墨玉去歇息,自己用了一碗燕窝,就带着珍珠去了沈岳山的病房,不出意外今日桑伯就要对阿爹下手。
  她又看到了彻夜守了沈岳山的沈云安,看着他的憔悴与紧皱的眉头,好几次冲动想要告知他实情,都忍下来。
  阿爹说这是一个世子成长为一个合格的家主应该承受的考验,只有经历过这样的痛苦和绝望,哪怕是假的,日后在战场上有人以此来乱他的心神,他才能不被左右,才能承受得住。
  “阿兄……”沈羲和从旁边婢女手中的木托上端起还有些温热的肉糜羹,“阿兄用些吃食,呦呦看着你这般模样,心里难受。”
  沈云安触及到沈羲和担忧和心疼的目光,看着面色越发不好的父亲,想到她也如自己一般担忧父亲,还要多出一份心来关怀自己,就觉着自己这个兄长真是混账。
  连忙接过沈羲和递来的羹,几大口就吞下去,喝完之后不等沈羲和拿出手帕,他便用袖子一抹嘴,努力挤出笑容:“呦呦别担心,阿兄不会倒下。”
  他不能倒下,若是这次父亲真的无法挺过这一关,他便是妹妹唯一的依仗。
  沈羲和眼中有水光一闪而逝,这一生有这样的父兄完全弥补了她从未见过母亲的遗憾,母亲于她而言是遥远的,值得敬重和感恩的,但正如萧华雍对谦王一样,是生不出丝毫依恋之情的。
  她与萧华雍又不一样,她是因为有父亲和兄长的关怀备至,让她没有觉着缺少母亲的关爱有多遗憾。萧华雍则是经历了太多的生死存亡,他把什么都看淡了,他已经足够强大,强大到什么都不需要去渴望,才会泰然处之。
  这样一想,沈羲和莫名又有点心疼萧华雍,觉着自己是应当对他好点,大概她就是无所不能的皇太子,这一生唯一的渴求。
  “世子,太子妃殿下,军医来了。”外面有人禀报。
  沈羲和缓缓抬眸,黑曜石的眼瞳泛着暗光。
  沈云安早就等得心急如焚,亲自跑出去迎,恰好在门口遇上,拉着桑引的手臂便大步进来:“桑伯,我观阿爹神色更不好,你快给看看。”
  桑引进来,就与沈羲和四目相对,只是一个眼神,就看透了彼此的心思。


  https://www.biqiuge8.com/book/13772/109818338.html
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biqiuge8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iqiuge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