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我花开后百花杀 > 第475章:殿下欢喜不是么

第475章:殿下欢喜不是么


  遵循道义,他守了一年没有谈婚论嫁,就在去年他父王又真没了,他身为儿子,定然是要为父亲守孝,哪怕当年他父王假死他已经守过一回。
  “随她。”沈璎婼便是要嫁给皇子,沈羲和都不管,她的婚事全凭她自己做主,沈府会按照礼制备上一份嫁妆,也会将萧氏的东西都全部交给她,日后过得好与不好,都是她自个儿的选择。
  萧华雍看了沈羲和一眼,她虽然不管沈璎婼,可沈璎婼一日姓沈,日后过得不如意,自己咬着牙便罢,要是求上门,沈羲和不会不管。便是她不求上门,夫家欺辱太甚,沈羲和也不会置之不理,与其如此,不如给她安排一个可靠之人。
  “阿行也是极好之人,今年的解元,来年必将蟾宫折桂,前途不可限量。”萧华雍道。
  萧甫行是汝阳长公主与过世的韦驸马之子,因韦驸马胭脂案被斩,汝阳长公主献上大笔财宝充盈国库而被判和离,两兄妹也由韦姓改为萧姓。
  “我知晓他是你的人,你若为他婚配,他定会好生对待。”沈羲和轻轻摇了摇头,“虽则我觉着男女情爱无足轻重,但并非人人似我,我们觉着好之人,她未必觉着好,我也不想让她误以为我干涉她,亦不能勉强了你的心腹。”
  萧华雍脸上的笑意缓缓落下,下颚渐渐紧绷:“男女情爱,无足轻重?”
  他的眼底看似还流转着些许笑意和星光,同时也仿佛笼罩了一层寒夜的凉。
  沈羲和反应过来,自己这句话怕是戳了他的肺管子,他一心想要拽她入爱河,可她却不想偏他,时至今日,她依然觉着男女情爱,就是无足轻重,可有无可。
  她也知晓她若当真这般说了,他定是又要恼怒,使小性子,沉默了片刻道:“男女情爱,无足轻重,殿下于我,举足轻重。”
  他默了默,笑容重新从唇边漫上眼底,声音轻柔至极:“你在哄我。”
  不是哄骗的意思,是在迁就的意思。
  “殿下欢喜不是么?”沈羲和委婉承认。
  她没有说谎话,其实她现在很清醒的发现,萧华雍在她心中逐渐变得重要,但这份重要,却与她所想男女之间缠缠绵绵,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情爱无关。
  她会在意萧华雍的情绪,愿意包容他的性子,乐意迁就他的习惯。却不会时时刻刻恨不得见着他,事事都得依赖他,若他远行,她也不会茶不思饭不想,为他牵肠挂肚。
  “欢喜,只要呦呦心中有我,我如何能不欢喜?”萧华雍笑得柔情蜜意,眼中华光流转。
  沈羲和也跟着透着些许无奈一笑。
  两人揭过这一茬,说了些旁的话,萧华雍适可而止,并非他满意沈羲和的回答,而是他不急于一时,他清楚地知道,她在他心中重要,却没有那么重要。
  不过没关系,来日方长,他们很快就要大婚,待到大婚之后,自然又更多时日占据她的心,他会一寸寸占据她整颗心。
  沈羲和从东宫回了府邸,却没有想到沈璎婼竟然难得寻上门,她将人请进去,看到沈璎婼欲言又止,开门见山道:“有话但说无妨。”
  “昨日我受到阿爹赠与我的及笄礼,阿爹还让人传话,是关于我的婚事。”沈璎婼缓慢地开口,“我不知阿爹何意,特来问一问阿姐,阿爹是不是盼着我早些婚配?”
  沈羲和听了之后默了默,才正色道:“你思虑过重,你是沈家女,既已及笄,他身为阿爹自当要过问你的婚事,你若有中意之人,只管告诉他。阿爹不会左右你的婚事,只要你自个看着好,无论什么身份,皆可。”
  沈璎婼听了垂眼,又是半晌不言。
  沈羲和也没有不耐烦,亦没有主动再询问,静静吃了一口茶。
  许是自己也觉着这样诡异的安静有些不自在,沈璎婼又道:“我……我若一直不成婚,阿爹会嫌我么?”
  沈羲和用一种不解地目光看了沈璎婼一眼,旋即又想到她从未与沈岳山相处过,不懂沈岳山的为人,京都哪有女郎年长不成婚?
  不但自己成为笑柄,便是家里也会成为谈资。
  “为何不想成婚?”沈羲和不答反问。
  沈璎婼低头,指尖绕着手绢,绞了几圈才道:“我……我不想困于后宅,不想去伺候公婆,不想做妇人。”
  她讨厌被束缚,这些年从未有人束缚过她,成了婚就多了一重身份,代表着沈家女,哪怕有些事情她不喜,也得为了不牵连沈家名声去笑脸相对。
  那般活着,还有什么意思。
  沈羲和点了点头表示知道:“你大可放心,你便是终身不嫁,也由着你。”
  这一点不论是沈羲和还是沈岳山都能看得开,至于沈云安,压根当沈璎婼不存在。
  那双盈动的杏眼仿佛注入了一泓活水,霎时灵动起来,沈璎婼喜形于色给沈羲和行了个礼:“我……我告退了。”
  晓得沈羲和不愿见她,沈璎婼得了准信,也不碍沈羲和的眼。
  接下来许多打听沈璎婼婚事的人寻到郡主府,沈羲和都一一推拒,这就是沈璎婼的目的,若她不来表态,沈羲和必然把这些如数转过去,由着她自己挑选。
  沈羲和拒绝得多了,渐渐也就明白了沈家不急着给沈璎婼相看,求娶之事也就搁置下来。
  尧西公主隔三差五不是上郡主府,就是去东宫,回回吃闭门羹也不在意,如此半月过去,有一日尧西公主又来沈羲和的府邸,却没有想到出门就在郡主府被人掳劫,人人都寻不到人,就连祐宁帝都派了金吾卫。
  “其实你不用吃这些苦头。”京郊外,沈羲和淡声对尧西公主道。
  “既是做戏,自然要真,才能让陛下信。”顿了顿,尧西公主神秘一笑,“我也想借此探一探我在陛下心中有了几分地位。”
  这半月,郡主府和东宫只是走个过场,她所有心思都在祐宁帝身上。
  话已至此,沈羲和不再多言,给了墨玉一个眼色,墨玉就将双手被捆绑的尧西公主吊在了树上。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  明天小爆更+大婚。


  https://www.biqiuge8.com/book/13772/110432581.html
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biqiuge8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iqiuge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