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我花开后百花杀 > 第398章:太子殿下人人畏惧

第398章:太子殿下人人畏惧


  巫蛊啊,皇室讳莫如深之物。
  此事一出,朝廷大臣都吓得噤若寒蝉,那些被叶氏给了好处,打了招呼要为萧长泰说好话,让其恢复王爵厚葬的大臣,只差没有骂娘,这么大的事情,竟然都不告诉他们,就偏着他们收好处!
  朝会上,祐宁帝坐在龙椅中间,手里拿着一个扎满针的娃娃,娃娃穿着帝王才能穿着的衮冕,背后是萧长泰的字迹,上面清楚的是帝王生辰八字,他的脸色阴沉得可怕。
  帝王的生辰八字素来是忌讳,知晓之人极少,太史监肯定是知晓,但知道的也只是监正与监副才知晓,也就是说普天之下包括太后在内,知晓皇帝生辰八字的不超过五人。
  此刻竟然泄露了,还被用作于巫蛊之上,哪怕他无病无痛,也足够天子震怒,伏尸百万!
  叶岐很想替女婿喊冤,但这牵扯实在是重大,一旦他开了口,这个冤没有平反,叶氏一族,也要跟着陪葬。
  本朝律例:与蛊毒同居者,被毒之人父母妻妾子孙,不知造蛊情者,不坐。
  不知者无罪,一旦开了口,再说不知,谁还能信?
  朝堂之上,人人噤若寒蝉,个个低眉顺眼,不敢吱声。
  祐宁帝也要他们听得清清楚楚,巫蛊娃娃上的字迹是帝王的生辰八字,自然不会传阅给其他人看,他拿到巫蛊娃娃第一时间,就派刘三指查了太史监监正和监副三人,其中一个监副被侍卫扔到了朝堂之上。
  “朕的生辰八字,你泄露给了何人?”祐宁帝声音沁凉。
  监副眼里都是泪水,他泣不成声,满腹委屈却不敢多言,他脑海里只有前两日十二皇子对他说的话:“死一人,灭全族,监副可要想清楚。”
  他老泪纵横地扫视了一圈,掠过皇子们站队之处,更是哽咽出声,却也没有敢停留。
  萧长庚垂眸,看他做什么呢?他也不过是受命于人。
  他双眸放空,觉着这一生他或许是逃不掉前面那位哥哥的掌控了。
  太史监监副深深叩首:“罪臣不该贪杯,曾与四殿下共饮,被四殿下套了话去。”
  “斩。”祐宁帝只有这一个字。
  不需要收押,不需要秋后,这是即刻脱出宫门问斩。
  人证物证俱全,祐宁帝冷冷环视一圈:“皇四子为子不孝,为臣不忠,为人不正,如此不孝不忠不正之人,不堪为皇室子弟,除族除名。”
  叶岐闻言深深闭上了眼,他知晓萧长泰还未死,萧长泰许多大事都不曾隐瞒他。
  可现在未死又有何用?他都被除族除名,有巫蛊之罪,他便是活着出现,也是送死。
  输了,这盘棋,萧长泰彻底出局,再也无缘帝位。
  有这巫蛊之罪,陛下对叶氏也必将膈应,暂时不会如何,不出三年,陛下一定会抓住每一个机会,让叶氏悄无声息退出京都,再无一席之地。
  萧长庚也闭上了眼,他的太子哥哥,连这样的事情都能做得天衣无缝,从皇陵、到太史监,从物证到人证,没有一丝纰漏,和他作对之人,就是这样的下场!
  长陵的死,四哥的结局,都是心惊肉跳,他只得庆幸,他还未展露爪牙,就被他所驱使,也许这是他的一场福泽。
  他深信,这世间,包括陛下在内,都没有人会是太子哥哥的对手。
  这天下,迟早是他的囊中之物,他这算不算从龙之功?
  “阿兄,老四他……当真行巫蛊之举?”回到信王府,萧长赢忍不住问。
  “老四压根没死,他被太子逼得不得不死遁,以为来一招金蝉脱壳,无凭无据,他就能逃出生天,日后在寻个烧死之人并非是他的借口,正大光明再做回亲王,与太子一较高下。”萧长卿轻轻摇了摇头,感叹道,“阿弟,我们该庆幸我们退得及时……”
  太子殿下的手段,实在是令人毛骨悚然。
  萧长卿长这么大,从未如此畏惧过一个人,只要想一想巫蛊这样的事情,萧华雍能够安排得如此滴水不漏,这用在任何一个人身上,都是必杀之局。
  陛下的生辰八字,他都能知晓!
  他们自问也是耳聪目明,四处都有人,但要查出陛下的生辰八字,想都不敢想奢想。
  “太子殿下他……”萧长赢也眼底浮现惊惧。
  “太子殿下有属于他的情报网,他知道太多人的秘密,手里握着太多人的把柄。”萧长卿彻底想清楚了这一点,前两次萧华雍就拿了他的把柄。
  第一次,他以为是他刚行事不久,没有断干净后路,才被太子知晓。
  第二次,他怀疑是太子派人盯着他,跟踪他,身手了得,瞒过了他身边的暗卫,才知晓顾青姝的下落。
  这次看到太史监监副心甘情愿为他送死,萧长卿才清楚,太子殿下手中的掌握着满朝文武的软肋,他十分好奇,太子殿下这十二年到底是如何成长到这样令人生畏的地步。
  一个完美的没有丝毫疏漏的巫蛊之案,人人畏惧避讳。
  萧长泰听到消息之后,当即气得喷出一口鲜血,昏死了过去。
  萧华雍这一举不只是断了他的后路,还击散了他全部的力量,这些人跟着他是为何?不就是为了日后的荣华富贵?
  现在他被除族除名,彻底失去了一争之力,这些人如何还会再誓死追随?
  他辛辛苦苦,忍辱负重,却没有想到一夕之间被萧华雍粉碎得彻底。
  错了错了,宁可让萧华雍察觉他诈死,也不应该利用穆努哈招惹了萧华雍。
  他自以为自己实力不弱,如何都能与萧华雍一争高低,头次惊觉自己的不自量力,因此付出了如此惨重的代价。
  萧长泰的悔恨,无人得知。
  沈羲和听了朝堂的事情之后,再看若无其事来寻她的萧华雍,陷入了沉思。
  “呦呦何故如此看我?”解决完一个人,萧华雍十分愉悦。
  “我在自省。”沈羲和诚恳道,“我对殿下仍旧低估了。”
  “都是老四该死,非逼得我动真格,吓着呦呦了。”萧华雍柔声轻哄。
  沈羲和:……
  合着您以前都没有动过真格?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  我有看昨天的评论,好多亲分析太子殿下怎么破局,哈哈哈哈哈。这不是破了,就问你们爽不爽,太子殿下破局,不需要太复杂,简单粗暴,就是有点骇人。


  https://www.biqiugege8.com/book/13772/111143070.html
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biqiugege8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iqiugege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