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我花开后百花杀 > 第364章:我要的是动心

第364章:我要的是动心


  薛衡双目一空,他心中石头一般沉甸甸的郁结,仿佛被戳穿,有一道光照入,令他渐渐明朗起来。
  是啊,他应该带着她的念想去看一看她曾经念叨的山川河流,四时美景。泉下相遇,也好说与她听。
  豁然开朗的薛衡对着萧华雍深深一拜:“殿下点拨,微臣醍醐灌顶。”
  “眼下是个好时机。”萧华雍自然而然绕到了正题来,“薛公既然已有离意,不若趁此辞官,尚且能够保全薛佪一命。”
  “殿下为何要苦心保全薛佪?”薛衡不解。
  他做了这么多年的官,能够坐到中书令,谋略才智自非等闲。萧华雍是冲着保薛佪一命而来,薛佪不堪大用,萧华雍应是看不上才是。
  “有人不愿他死,此人于我而言,胜过万里河山。凡她所欲,穷我之力,皆能如意。”萧华雍唇角如盛开的花轻柔而又缱绻地舒展,纷繁细碎间,令天地为之一明。
  揉碎了万千星辰在他的眼中,温柔而又崔璨到让人不敢直视,恐溺醉其中。
  薛衡与妻子少时情深,妻子因独子早夭抑郁而终,他懂什么是情深,到了他这把年纪,便是自己没有经历过,该看的也都看过,太子殿下如此绸缪之貌,正是情根深种之态。
  此时此刻,还有谁能够让太子只是提起来,两声音都不自觉温柔?
  这个人还牵扯到薛佪,必然是沈羲和。沈羲和不想薛佪死,大抵是为了不当误七娘的婚事,如今更是一劳永逸,连他都劝出了生的欲望,更是能够确保七娘西北王世子的婚事如期举行。
  “殿下,您胸有丘壑,腹有乾坤,若能为君,是万民之幸。”薛衡知道不该说这句话,但还是忍不住提一嘴,“君主若是太重情,会被情所累。”
  “薛公此言差矣。”萧华雍不认同,“君主若无情,或是薄情,其仁德亦不会深厚。我原是淡漠如水之人,是非、善恶、正邪,于我别无二致。我的心因她而变,她心中有仁义,目中有百姓,我心向她,向她之所向。”
  是因为遇见了沈羲和,他想成为沈羲和喜欢倾慕的人,才会改变自己一些漠然的脾性。
  薛衡听了之后不再多言,只是诚心道:“微臣预祝殿下与郡主,同心相守,长情久伴。”
  同心相守,长情久伴,这八个字刻入了萧华雍的心底,他觉着这世间再没有比这八个字更深更令他动容的词儿:“今日薛公吉言,他日孤定会照拂薛氏。”
  原以为已经体会到萧华雍到底有多重视沈羲和的薛衡,因为这句话更是心神一震。
  在太子殿下的心里,郡主的分量果然胜过万里河山,只是一句祝贺之言,得了他的欢喜,他便能因此而宽容惠及薛氏族人。
  萧华雍离开薛府,薛衡去见了陛下,君臣二人不知说了什么,在信王萧长卿和景王萧长彦联合紧逼的情况下,祐宁帝并没有斩杀薛佪。
  薛佪不是主谋,亦不是从犯,他只是收受贿赂包藏祸心,这个罪名说大也大,说小也小,端看帝王的态度,祐宁帝只是革职薛佪。
  就在群臣不服,要上奏之时,薛衡称病不能上早朝,两日之后以重病为由辞官,这下朝臣都明白了,陛下为何放薛佪一条命,他们也不敢再上奏,一个中书令换薛佪一条命。
  “呦呦欢喜么?”东宫里,萧华雍等来了沈羲和,眉目温柔如三月的暖阳。
  “殿下……”沈羲和不知说些什么,她只是随口说了一句,她不想薛佪死,萧华雍就能将时局运用得如此巧妙,让薛佪逃过一命。
  薛衡其实根本脱不了多久,只是陛下不知,陛下一直以为薛衡是要等薛瑾乔和沈云安大婚之后才正常辞官,这里面有太多的变数,尤其是在薛佪又折了的情况下,薛氏已经势微,陛下也不好过于咄咄逼人。
  哪里极得上薛衡现在就挪出位置来的实在?为此放了薛佪一条命,于陛下而言百利无一害。
  “呦呦,你对我说的每一句话,每一个字,我都会牢牢记在心里。故而,日后少说些让我心伤之言,当真是心中所想,也莫要宣之于口。”萧华雍趁机给讨好处,然后装模作样咳了一阵道,“我虽体弱,凡你所需,我都能尽数捧于你。”
  本来心里是五味杂陈,很是动容的沈羲和,因为他这样一番举止,顿时有些啼笑皆非。
  忽而他伸出手,沈羲和本能想要闪躲,却不知为何愣是克制住了自己,他的指尖轻轻落在她的发梢,将她发间的飘落的一片花瓣拂去:“呦呦,我不要你的动容,我要的是动心。”
  动容她有,动心却无。
  此时此刻,沈羲和都觉着萧华雍碰上自己这样的女郎,实在是不值得如此掏心掏肺。
  “殿下,我会做个好妻子。”这是她现在能够给他最大的承诺。
  曾经她对他说,她会是个合格的妻子,但现在她不会仅限于合格,她会做个好妻子。
  萧华雍的心一阵颤动,仅仅只是这样轻声细语的一个承诺,就让他宛如灌了密一般满足而又心口泛着甜意,他实在是克制不住自己,将她拉入怀中,紧紧抱着她。
  沈羲和身子僵了僵,渐渐却放软了自己,自她七岁之后,第一次如此柔顺地依偎在一个男人的胸膛,幼时她只如此依偎过父兄。
  她仿佛听到他胸膛内的心,在她的耳畔犹如擂鼓。
  他很贪恋她在自己怀中的馨香与美好,却还是悄悄亲了亲她的发顶,然后将她松开,他能够感受到她在强迫自己适应,这对于她而言太过于陌生,会让她害怕。
  他有耐心,慢慢一步步让她习惯自己。
  “明日,陛下就会下旨,让陶御史接替中书令。”萧华雍又告诉沈羲和一个喜讯。
  “陛下已经定了?”沈羲和觉着是不是太顺利。
  “薛佪之事,陶御史在审查核实之际立了大功。”萧华雍莞尔。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  在唐朝的时候,刑部、大理寺、御史台合称为三司,是三大司法结构,御史台并不是只谏言的,我好累想睡觉,困得眼皮子打架,白天一直不在家中没法码字。
  今天就更到这里,等我好好睡一觉,明天大更!


  https://www.biqiugege8.com/book/13772/111330678.html
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biqiugege8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iqiugege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