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我花开后百花杀 > 第232章:月美花美不敌人美

第232章:月美花美不敌人美


  哥哥的笑容阴冷而又诡异,配上他有些苍白的脸,像坟地里爬出来的鬼魅,骇得萧长赢忍不住倒退一步:“阿兄,那是皇陵,里面埋着我们的先祖!”
  生而为人,敬畏先祖,这是最基本的人性。人常刚伦,礼义廉耻,孝悌尊长,这是最基本的为人所坚持,若是连这些都没有了,还能称之为人么?
  若非如此,萧华雍又为何要将这件事情秘密处置?挖坟掘墓,惊动先祖,这比自己被虐杀更无法容忍。
  “皇陵守备森严,我如何能神不知鬼不觉将火药运入内?”萧长卿瘦长的指尖摩挲着手中的陶埙,“我不过是学了太子殿下,在皇陵外做了些手脚罢了。”
  被炸之处距离皇陵很近,冲天烟雾而起,远处的村民只看得到一个大概的位置,而他早就准备好了人煽动,才会让流言如何无法扼制地铺天盖地传开。
  萧长赢闻言才有所松动,他缓步走上前,一手握住哥哥的肩膀:“阿兄,以后莫要再如此了可好?”
  弟弟的语气里满是央求与恐惧,萧长卿低头看着放在肩膀上的手,他很用力,借此来掩饰他的手抖,萧长卿几不可闻轻叹一声,反手轻轻拍了拍萧长赢落在他肩头的手。
  “阿弟,哥哥不愿欺骗你。”
  萧长赢的长睫颤了颤,眼尾迅速泛红:“阿兄……五嫂已经去了,你放过自己可好?就当……就当弟弟求你。”
  萧长卿将萧长赢的手轻轻从肩上拿下来:“阿弟,能够让我忘记你五嫂唯有长眠不醒。她临死前对我说,要我好好活着,我便好好活着……”
  说着他看到萧长赢腰间挂着一把精巧的匕首,他一把将之拔了出来,薄薄的刀刃锋利无比,他将刀柄放在萧长赢的掌心,握着他的手对准自己:“或许……你可以成全阿兄,如此……便不是我失信于她。”
  萧长赢挣扎了两下没有挣脱萧长卿,反而划伤了萧长卿的手,萧长赢手慌乱松手,匕首掉落下去,他一把将笑得唇红齿白的兄长推开:“阿兄,你疯了!”
  他早就知道哥哥自从五嫂死后就不正常,往日只当他是沉溺于悲伤还未走出来,今日才知道他不是还未走出来,而是将自己牢牢锁在里面,站在他面前的不过是没心没肺的驱壳。
  “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萧长卿笑出声,他蹲下身去将匕首捡起来,指腹将匕首上的血迹抹去,看着自己还在流血的手,“我早就疯了,我崇敬的父亲灭了我的妻族,我尊重的母亲,将毒药送到我妻子的手里,让我妻死子亡。他那么小,就在我面前化成一滩血水。她的身子在我怀里一寸寸冰凉。
  他们凌迟了我的心,还要我若无其事。我沉湎于丧妻之痛,他们却对我说大丈夫何患无妻?待她过身一年后,就给我再寻个可心之人。
  那是我妻子的灵堂呢,他们说出这等冷漠无情之言,何曾将我视作亲子?”
  萧长赢疾步奔上前,将悲恸彷如要癫狂的萧长卿抱住:“阿兄。”
  他的哥哥不仅仅是因为痛失挚爱才至此,而是痛失挚爱后,所有的至亲都漠然以待,无人懂他的痛。阿爹认为他儿女情长不堪大用,阿娘觉着他优柔寡断为一个女人落魄是无能。
  他们都没有痛过,不但不体谅他的痛,反而在他伤口上一次次撒盐。
  萧长卿闭了闭眼,再睁开之时所有情绪都沉敛于幽深的乌瞳之中,他拍了拍弟弟的背,才推开他:“此事,我们就到此为止,余下的由陛下去清查。”
  盗墓案与他无关,他只不过查到一些蛛丝马迹,这才加以利用罢了,至于背后是谁在用这等天理不容的法子敛财,他并不好奇,也就不想插手,以免引得陛下猜疑。
  历阳郡,沈羲和看着偶有星光闪烁的夜空,在这里等了几夜,也就今日有了星辉。
  大概巳时,沈羲和不经意一撇发现花苞像胆怯的女童悄悄往上探了个头,她面上一喜,抓了抓旁边萧华雍的手臂,声音不自觉地压低:“它动了。”
  萧华雍视线久久落在自己的手臂上,方才她……摸了他的手臂,温热柔软的触感,好像黏在了他的肌肤上,他情不自禁露出了略带傻气的笑容。
  沈羲和并没有注意萧华雍,她眼睛都黏在琼花上,不多时花柄将花苞往上顶,就像小女童拔高,变得纤细的豆蔻少女。
  一阵风吹来,花苞轻轻颤了颤,松动了紧致的花瓣,一层层缓缓打开,宛如少女初长成无限的娇羞,淡雅绝俗,轻软如绸,柔腻似绢,摇曳生姿,亭亭玉立。
  花丝娇娇怯怯地探出来,伴随着浓郁迷人的芬芳散开。
  萧华雍回过神看着它的变化,两朵花几乎是同时绽放,他仿佛看着一个佳人芳华盛放的一生,正要感慨一句,还没来得及张口,沈羲和双手一伸,两朵绽放到了极致的花都被掐断。
  枝头只剩下光秃秃的花柄,萧华雍脸上的笑容僵了僵。
  “行了,赶回去还能歇息一两个时辰。”沈羲和将花朵仿佛珍珠一直捧着的匣子中。
  放好花之后,毫不留恋抬步离去,萧华雍看着她走远,又回头看着光秃秃的花柄,不甘地把那句话对着无花的枝干呢喃出:“月下美人,美人月下,月美花美不抵人美……”
  说完看着在夜风之中颤动的枝干,感叹一声:“遇上不解风情之人,你我一样可怜。”
  沈羲和上了马车,才发现萧华雍还站在原地,她不解地看着低头似乎在探究琼花秃枝的萧华雍,问身边的珍珠:“方才琼花枝有独特之处么?”
  珍珠摇头:“婢子不知。”
  好在萧华雍也没有停多久,很快就追过来,沈羲和又把话问了萧华雍一遍:“殿下方才在看什么?”
  萧华雍温和地笑着,面上一派泰然:“适才在想如何培植琼花,故而多看了几眼。”


  https://www.biqiugege8.com/book/13772/111950531.html
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biqiugege8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iqiugege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