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我花开后百花杀 > 第205章:昭宁之心,始终如一

第205章:昭宁之心,始终如一


  她自己是个女郎,这世道对女郎已经有太多的不公,她们为何一定要像玉小蝶一般靠出卖身子去换取活着的机会?
  女人素来心软,对与之有夫妻之实的男人多少都会有些情意,除非这个男子曾伤害过她。若并无伤害,要让她在情与忠之间择其一,何尝不是极其残忍之事?
  “比起利用女郎,我更喜欢利用儿郎。”沈羲和唇角轻勾。
  一个女人送到萧长风身边,最多是枕边人,而不是每个男人都会对枕边人不设防或者吐露多少辛秘,但对有过命交情的儿郎却不一样,会赏识会重用甚至会倾吐心事!
  更何况萧长风的父亲刚刚去世,虽然十年前他已经守孝三年,但身为人子沈羲和觉着他未必不会再守一次,便是不为父亲守,他的祖母也撑不了几日,也得守孝一年。
  这个时候,他怎会轻易为女色动容?
  “郡主所言极是。”珍珠忽然发现,她的目光还不够深远,远不及郡主,“婢子这就去寻莫远安排一个人?”
  “不,不能用我们之人。”沈羲和否决。
  珍珠错愕:“不用我们之人,如何会为我们做事?”
  沈羲和沉思了片刻起身去了书房,珍珠不需要沈羲和吩咐,就开始为沈羲和研磨,碧玉接着铺纸,沈羲和画了幅画像,画上的男子年过而立,面无表情,留着络腮胡。
  “卢炳!”这个人只有珍珠认出来。
  这还是两年前,她与沈羲和遇到的一个江湖游侠,不过这人受了重伤奄奄一息,珍珠懂医理,在沈羲和的吩咐下为他查看伤势,不过珍珠无力回天,卢炳希望沈羲和与珍珠能为他收尸,还送了沈羲和一柄软剑以及他的兵刃。
  沈羲和是将人安葬,又把他赠送给自己的软剑送给了沈云安,至于他的兵刃,是双锏。
  卢炳托沈羲和寻个合适之人相赠,莫要让宝器蒙尘。
  沈羲和至今没有寻到,这双锏她也带到了京都。
  画完之后沈羲和将画拿去给随阿喜:“我要你推骨出这个人的模样,大概需要多少时日?”
  “这要看推骨之人与他有几分相似,越相似就越容易。”随阿喜道。
  沈羲和早就想要见识一番随阿喜的推骨之术,她让莫远带着随阿喜亲自去挑人。
  然后又写信给沈云安,让他仔细询问当日为卢炳装殓之人,卢炳身上可有什么胎记。
  她要弄出一个卢炳,送到萧长风的身边,身手了得,无亲无故,看透江湖险恶,四海为家的游侠,不信萧长风能不动心!
  随阿喜从沈羲和的护卫之中挑出一个人,说是三个月就能成功。
  这件事情安排下去之后,没有多久就迎来了萧华雍的冠礼。
  皇太子加冠极其隆重,要在宗庙举行,为此礼部还特意将宗庙又修葺了一番。
  太子加冠也非比寻常,这不是一场简单的冠礼,太子加冠正如帝王亲政,有了冠礼才能正式触碰权利。
  沈羲和原以为这场冠礼是一定会出幺蛾子,但也不知是否萧华雍装得太好,不论是祐宁帝还是诸位皇子,竟然都没有想过破坏这一场冠礼。
  要知道,若是萧华雍的冠礼不成,便是祐宁帝突然驾崩,他顺利登基,因为没有举行冠礼,也只能是个傀儡皇帝,自有大臣以礼法为束缚,名正言顺架空他的皇权。
  纁裳九章,五章在衣,四章在裳;白纱中单,革带金钩。
  衮冕于顶,独属于皇太子才能垂下的白珠九旈,遮住了他半边脸,令人看不到他眼底的锋芒。
  这是沈羲和第一次见到正装的萧华雍,他步履稳健,行走间衮冕垂下的白珠轻轻晃动,华光萦绕,衬得他略显苍白的脸格外俊美无双。
  这大概也是满朝文武第一次正视皇太子殿下,这才发现衮冕加身的皇太子,身形修长,面如白玉,皇家嫡子的威仪清贵,是其他皇子加冠所不能比拟。
  冠礼的最后是大宾为萧华雍取字,皇太子的字自然是陛下才有资格取,身为大宾的宗正寺卿只不过是转述罢了。
  “礼仪既备,令月吉日,昭告你字,曰北辰。”
  北辰二字一出,令人所有人心神一震。
  《论语·为政》曰:“为政以德,譬如北辰,居其所而众星拱之!”
  治理天下靠德行,像北辰之星,立于至高无上的地位,使群星环绕。
  这是多么高的期望,幸而萧华雍是皇太子,是名正言顺的继承人,否则单是这个字,就足够他被推上风尖浪口。
  群臣们都收敛心神,在心中衡量着陛下要将帝位传给萧华雍的决心,他们日后是否当真要开始考虑早早投奔于太子麾下?
  就在众人心思浮动之际,萧华雍突然剧烈咳嗽起来,仿佛是因为激动咳嗽得俊脸涨红,最后一个岔了气倒了下去。
  刚刚有些动摇的朝臣一看皇太子这副模样,立刻将不该有的心思掐死!
  引起一阵慌乱,祐宁帝也大步上前扶住萧华雍,萧华雍吐字艰难,满目感激甚至仿佛泛着些许泪光:“儿……谢阿爹……赐字。”
  “莫要多言。”祐宁帝安抚萧华雍一句,便高喊,“太医令!”
  冠礼还有一些结尾,譬如与诸兄弟见礼,但皇太子已经明显坚持不下去,陛下凌厉扫了一眼礼部尚书,礼部尚书立刻宣布冠礼成,明日于勤政殿拜皇太子殿下。
  皇太子加冠之后,按照规矩要在朝会大殿蟠龙石阶之下,满朝文武包括宗亲亲王在内,对皇太子行四拜大礼。
  沈羲和看着祐宁帝带着萧华雍回了宫,她是女眷本不应当来,只能参加晚些时候的宴席,但萧华雍特意相邀,故而她着了一袭男装,全程看着他完成冠礼,自此以后再不是少年郎,而是真正的男儿!
  “郡主,如此堂而皇之观太子殿下冠礼,便丝毫不留退路么?”沈羲和出来就见到紧紧盯着她的萧长赢。
  “原来在烈王殿下眼中昭宁竟是个朝秦暮楚之人?”沈羲和淡淡一笑,“要令殿下失望了,昭宁之心,始终如一。”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  昭宁之心,始终如一的解读
  郡主:我坚定地选择了太子这个工具人。
  烈王:她果然对太子情深一片。
  太子:嗷嗷嗷,呦呦她爱我爱我爱我,只爱我一个!
  哈哈哈哈哈哈,明天可以早更了,我忙碌的日子终于结束,开始筹备爆更。


  https://www.biqiugege8.com/book/13772/112108535.html
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biqiugege8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iqiugege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