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我花开后百花杀 > 第104章:又少了个顶罪的

第104章:又少了个顶罪的


  他自己先正大光明去探望了康王,紧接着沈璎婼去探望康王,便是有人怀疑沈璎婼探望另有目的,也不会怀疑到昭王身上。
  为了掩盖自己,不招人忌惮,他没有想过她身为西北王庶女的身份,亦没有想过作为康王嫡亲外甥女,在他命不久矣之际,她也和旁人一样,恨不能趁着还热乎吸一口他的血,会叫她多么不堪,叫康王多么心冷。
  这就是她曾倾心之人,早在阿娘下狱,她求着他帮她去见一见阿娘,被他断然拒绝之后,沈璎婼就知道,权势和名声,在他心里都高于她。
  “县主,我们要去郡主府,与郡主和世子爷说道说道么?”乳娘低声询问。
  在乳娘看来,沈璎婼实在太可怜,一夕之间,她现在一无所有。
  “不必,阿兄与长姐都不喜见到我。”沈璎婼苦涩一笑,“他们不喜我,也不憎恶我,不会因我去见了舅舅就心生隔阂,亦不会因我没有去见舅舅,便心生好感。”
  她之于他们是个不该存在的人,她的存在时刻提醒着他们,他们是因何丧母。没有被迁怒,已是他们人品贵重,日后能少碍他们的眼便少碍些吧。
  沈璎婼去见了康王,还没有离开宗正寺,沈羲和与沈云安便知晓。
  沈云安不咸不淡:“她到底是康王嫡亲外甥女,这会儿去见一见,也无可厚非。”
  对此,沈云安丝毫不恼怒,他自己未曾将沈璎婼当成自家人,她亲近舅家,沈云安觉得人之常情,并不会因此觉着她亲疏不分。
  沈羲和敛眉吩咐莫远:“去查查,看看她与哪位殿下往来密切。”
  “呦呦是觉着她并非为着血脉之情去看康王?”沈云安皱眉。
  这就让他有点反感了,康王是他们的敌人没错,可他的至亲在他临死前,还为着别人,打着亲情的旗号,对他物尽其用,他不同情康王,只是觉着这个人有些血凉。
  “不能妄断。”沈羲和对沈璎婼无喜无厌,当做陌生人评价,“她是不是奔着利益而去我不知,我只知她去探望的时间不对。”
  康王下狱已经一夜,这事儿瞒不住,人人都知晓。
  沈璎婼只是单纯送别或探望,一早就应该去,要知道一旦定罪,他们想探视就不可能,谁知道查抄定罪的时间长短?
  现下已日近黄昏,倒像是受人所托或经人提醒才去,瞧昭王殿下昨夜就去探望了。
  可是莫远查了回来之后,很是羞愧:“属下无能,未曾查到二娘子与哪位殿下来往过密。”
  沈璎婼是长陵公主的伴读,长陵公主并没有亲兄弟,她母妃早逝,据说她生的眉目与皇后肖似,祐宁帝对她格外恩宠。
  “无妨,若是藏得不深,也就不是陛下的皇子。”沈羲和没有失望,反而轻轻笑了,“原以为会各显神通,丑态毕露,不曾想个个都是聪明人。”
  还知道借助沈璎婼不着痕迹达到目的。
  “你若是想知晓,把她叫来问问便是。”沈云安简单粗暴。
  “阿兄,上一辈的恩怨就此为止,我们不承认也好,不喜欢也罢,她与我们血脉相连。”沈羲和轻声软语,“只要她不招惹我们,相安无事最好,莫叫阿爹为难。”
  沈璎婼到底是沈岳山的亲生骨肉,沈岳山再不喜,作为父亲的责任和义务都得有。
  以前还隔着一个萧氏,有萧氏在,沈岳山还能不管不问,现在却是不能。
  “知与不知,没什么妨碍。”沈羲和不好奇,这件事情无论谁获利,于他们而言都一样,“不如静看好戏,此刻最心焦的应是陛下。”
  祐宁帝的确很心焦,甩在昭王身上未免有些吃相太难看,也经不起推敲,可其他人都乖觉得让他头疼。
  万万没有想到,就在这个时候定王萧长泰求见,他一见到祐宁帝便扑通跪下,痛哭流涕:“儿不孝,与堂伯谋私,请阿爹责罚。”
  祐宁帝豁然看向定王,看到他含泪的眼底尽是痛悔之色:“儿被猪油蒙了心,起了不该有的心思,请阿爹给儿一条活路,儿定要痛改前非。”
  “你可知你在说什么?”祐宁帝沉声问。
  定王俯身叩头:“一切皆是儿之过,儿愿一律承担,只是日后儿不能侍孝阿爹膝下,还望阿爹保重自个儿。”
  祐宁帝心思百转,沉沉盯着定王,良久不语。
  大殿一片寂静,香烟袅袅,浮浮沉沉,飘散无声。
  “你去檀山守陵,对列祖列宗悔过。”祐宁帝声无起伏。
  “儿谢恩。”定王重重叩首,面色如释重负,唇角一抹笑意一闪而逝。
  这是一步险棋,他韬光养晦多年,却被人将无心名利的表象撕开,以至于夫妻失和,惨失帝心,现在留在这里于他而言如芒在背。
  昨夜到现在他和幕僚商定了无数次,最终决定替他的陛下阿爹顶下这个罪名,挽回帝心,同时再一次韬光养晦起来,陛下正值壮年,时机不对。
  另外……
  萧长泰跌跌撞撞,面色惨白回到王府,直奔叶晚棠的院落:“晚晚,这一次我真的丢下一切,向陛下坦诚一切,我日后再不是亲王贵胄,只是皇陵罪人,无诏不得离开皇陵一步。你……若不愿,我们和离吧。”
  “发生了何事?”叶晚棠扶着他担忧问。
  萧长泰痴痴看着她:“晚晚,你要的我都给你了,都给你了……”
  待到陛下圣旨宣读到定王府,将萧长泰撸夺封号,贬为庶人,罚至檀山守陵,叶晚棠才知道发生了何事。
  她坚定地握着萧长泰的手:“我会陪着你,我是你的妻。”
  无论是沈羲和,还是萧华雍都被定王置之死地以期后生一招惊住。
  “呵,老四竟有这魄力,我真是小瞧了这帮兄弟。”萧华雍乐了,乐完又沉沉叹了口气。
  “殿下何故叹声?”天圆不解。
  “又走了一个,日后少了个顶罪的。”萧华雍好看的浓眉浮现一缕忧愁,“呦呦只怕更易认出我。”
  天圆:……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  绿茶太子:又少了个顶罪的,我日后怎么在呦呦面前伪装,用排除法也要轮到我了,我是不是应该把老八搞回来背锅呢?
  天圆:靓仔无语。
  哈哈哈哈哈哈,别人都在愁怎么图谋,殿下图谋就跟玩,整日都在愁怎么捂紧马甲,在呦呦对他感情深一些前别暴露。
  爆更倒计时,一日!


  https://www.biqiugege8.com/book/13772/112589813.html
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biqiugege8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iqiugege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