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我花开后百花杀 > 第57章:第二杯绿茶

第57章:第二杯绿茶


  步疏林的话,让沈羲和垂首一笑:“目前为止,我确如你所言,未曾枉害一个无辜。可日后……”
  “日后你亦不会。”步疏林截下她的话,用一种欣赏的目光看着她,“你没有你所想的那般绝情凶狠,只是你的温柔旁人很难察觉。”
  正如她杀黄中寺,只是为了那位被宦官糟蹋的良家女郎,旁人却以为她只是给祐宁帝下马威,或是不想日后留下黄中寺一个麻烦。
  正如她放了玉小蝶,明明死了的人才是最安全,她应该杀人灭口才是永绝后患。
  须知玉小蝶能为了小命帮她坑害萧氏,日后未必不会为了小命而反咬她一口。
  玉小蝶帮了她,她救玉小蝶一命,是两清。
  与其说她清冷狠绝,不如说她事事不愿欠人。
  “你在我这里吃过的亏还少么?”沈羲和似笑非笑地问。
  步疏林不自在地轻咳一声:“你若真要坑害我,当日你明明见过我,你将盗走证物的事情栽赃给我极是简单,如此一来你也不会被烈王和信王纠缠记恨。
  虽然你从我手里要走了三千精甲,可你也确然替我解决了尚公主的麻烦。”
  除了从小与沈羲和一道长大的忠仆,从未有人觉着她是个好人。
  步疏林的话让她听着很是新鲜:“陈翊这个人如何?”
  “这个人你可以放心下手,宣平候府一窝坏秧子,陈翊是个身手了得,深谙兵法之人。”步疏林冷笑,“但他贪功冒进,冷血嗜杀,为了往上爬故意派人虐杀吐蕃商贾,引起战乱。”
  只是这小子也狡猾,每次都借交战把涉事之人灭口干净,到现在都没有抓到证据。
  不然早被她阿爹以军法处置,偏生他还有平乱杀敌之功,要不是有蜀南王压着,他早不知将蜀南弄成什么模样。
  “前年他还上书陛下,说我阿爹赏罚不公,故意压他功绩。”步疏林想着就觉得气,“我怀疑,他是陛下特意派到蜀南给我阿爹添乱之人。”
  祐宁帝在他们眼里有诸多缺点,凉薄自私,权欲熏心,反复小人,可他能稳坐帝位近二十年,绝不是个单纯的昏聩之君,用人之道极有心得,绝不会不知陈翊是个什么德行。
  “如此说来,我算是帮你阿爹除了一个心腹大患。”沈羲和挑眉,“是否应该再赠我两千精甲聊表谢意?”
  步疏林:……
  她错了,真的!
  她怎么就能因为一时感触,就对面前这个心眼儿比筛子还多的女郎掏心掏肺呢?
  惹不起的步疏林,立刻脚底抹油:“府中还有要事,告辞!”
  看着步疏林一溜烟不见了人,沈羲和忍不住心情愉悦地笑了。
  “哎,碧玉姐姐,你说步世子要是个真郎君该多好。”紫玉在外间见了,忍不住小声和碧玉嘀咕,“自从玲珑叛主之后,郡主就极少开怀,少有的几次,多是因着步世子。”
  碧玉瞥了紫玉一眼:“步世子要是真郎君,郡主便不会待她这般亲近。”
  “也是……”紫玉垂头丧气。
  沈羲和只当没有听到她们两嘀咕,而是招来了莫远,吩咐了关于对陈家的安排。
  没过几日,莫远便对她道:“郡主,已经有人在对陈翊做局。”
  “有人?”沈羲和诧异又警惕,“何人?”
  “属下无能,探不出来路。”莫远惭愧低头。
  “这个时候,怎会有人对宣平候府动手?”沈羲和百思不得其解。
  她在对一个人动手之前,必然要将其了解,宣平候府据她所知,除了她便没有敌人,至少没有想要宣平候府被抄家问斩的敌人。
  沈羲和在想给宣平候府做局的人,背后主谋萧华雍也正好接到天圆的回复,一切安排妥当,此刻他正在观察一盆移栽到瓷盆里的蔓金苔:“该不会轻易枯荣,找个机会送到郡主府,便说是我贺她搬迁。”
  “……殿下,您还在昏迷不醒中……”天圆低声提醒。
  萧华雍手微微一顿:“天山雪莲还没有消息么?”
  “尚无。”这才几天啊,从此到天山也得时间啊。
  “可我想她了……”萧华雍许久未见沈羲和,突然就想见一见她。
  天圆安静如鸡,不接话茬。
  萧华雍琢磨了半晌道:“孤好转一日,也属常事。”
  天圆唇角抽搐,饶是如此,隔日他也不得不亲自搬着一盆蔓金苔到郡主府寻沈羲和。
  “郡主,这是殿下让属下送来给郡主。”天圆认命地传达萧华雍的意思,“殿下昨夜醒来,今早似有好转,听闻郡主搬至郡主府,以此物贺郡主乔迁。”
  “太子殿下醒了?”沈羲和微讶,醒得好突然。
  “殿下前几日便有梦呓,医师便言殿下梦呓之时神识清醒,昨儿彻底苏醒过来。”天圆无奈地圆着自家主子的谎,“殿下还说,若是郡主便宜,还请郡主今日能入宫一叙,殿下有些话要说与郡主,他身子不好,不知何时又会昏迷过去。”
  沈羲和:……
  到现在她都没有拿到萧华雍的脉案,萧华雍具体是个什么情况,她一概不知。但这话说的,什么叫“不知何时又会昏迷过去”?
  这位殿下以往都在宫外,也是才回宫中,所以想要打听些什么也打听不出,合着他是经常昏迷不醒么?
  既然太子殿下如此焦急,担心自己又会昏迷,以至于无法告知她一些他觉得要紧之事,沈羲和自然也不好耽误,她当日过了正午,便入了宫,先去给太后请了安,转道就去了东宫。
  她到的时候东宫已经有宫人在等候,宫人引着她们入内,进入一个小院前,就听到天圆担忧的劝声:“殿下,您入寝殿等郡主吧,郡主已经入宫,不多时便会来,您不能吹风……”
  “喀喀喀……无……无碍……喀喀喀。”萧华雍声音极其虚弱,伴随着断断续续的咳嗽声,“屋内……喀喀喀……药味儿重……恐熏着她……喀喀喀……她不喜药味儿……”
  她何时不喜药味儿?难道是上次入寝殿,药味刺鼻她反应太大?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  哈哈哈哈,太子殿下又上一杯绿茶,我要她心疼我,她不心疼我,我就咳死自己!
  我知道爱情要坦诚相待,但是郡主这种性格,如果男主坦诚了,就永远失去机会了,现在是太子不得不用谋略,而郡主对太子完全木得感情的阶段。
  他们会有彼此信任,再无隐瞒的时候,咱们一起跟着他们的感情成长。
  么么哒,明天见。


  https://www.biqiugege8.com/book/13772/113217335.html
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biqiugege8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iqiugege8.com